欢迎访问欢迎访问齐齐哈尔市档案馆(市委史志研究室)门户网站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首   页 政务信息 资讯中心 服务大厅 卜奎记忆 档案文化 在线学习 公众互动

卜奎记忆

当前位置:首页>卜奎记忆
    卜奎风情
藏书楼
        龙沙公园望江楼南侧,有座设计精巧、造型别致的三层宫殿式小楼。在四周现代化游园设施的衬托下,它显得更加古朴和典雅。这座小楼就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著名的齐齐哈尔市图书馆古籍藏书楼。 藏书楼占地面积4500平方米,建筑面积870平方米,公元1930年民国19年春,经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官兼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万福麟批建,当时为“黑龙江省立图书馆”。该楼由德国工程师马克斯设计,宝利公司承建,当年4月动工,10月竣工,花费银元十万。这座建筑可谓富丽堂皇,楼顶覆盖着绿色琉璃瓦,虎头瓦当。楼脊两端雕塑着龙头吞脊,楼檐四角雕塑象头,象牙吐露,象鼻上卷,栩栩如生。四周环形绿色楼廊,白色檐柱,连接五色额柱紫檀色花格子门窗。室内皆彩色画壁,雕花的木樯裙,欧式的吊灯,暗装的暖气。地面铺的是对花水磨石预制板。在二、三层楼缓台处的墙壁上,镶砌着两块《碑记》。二层是时任黑龙江省教育厅长高家骥等四人题《黑龙江省图书馆题名记》;三层是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万福麟题《黑龙江省图书馆碑记》。碑高一尺、宽三尺,楷书,碑文记述了修建藏书楼的始末,由时任黑龙江省政府参议、《黑龙江省志稿》总纂张伯英书。 藏书楼饱经七十年春秋风雨,1999年8月,省、市政府拨专款进行为期一年的修复,又添置了设备,改造了庭院,与之浑然一体。修复后的藏书楼在保持原有风貌的同时,再现其雄伟气势。黑龙江省文化厅厅长贾宏图为其题名“万书阁”,全国政协副主席万国权挥笔题字。 现为市图书馆古籍特藏部的藏书楼,除二层部分辟为阅览室和学术厅外,其余全部用做库房,收藏经、史、子、集7000余种、12万余册,有一些是唐、宋、明代的孤本和善本,具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珍籍浩繁的藏书楼,已成为世代传递文明的圣地。
古屋顶上有“秘密”——访寿山后裔袁氏故宅老屋
        寿山将军是我国近代史上的一位著名爱国将领。在寿山将军署理黑龙江的时候,黑龙江大地爆发了黑龙江军民抗击沙俄入侵的庚子之役。1900年,沙俄肆意进犯我国黑龙江地区,寿山将军联合义和团奋起抗击沙俄的入侵,给沙俄帝国主义的入侵,造成了沉重的打击,损失惨重。但是腐败的清政府却密秘议和,加之吉林将军长顺背信弃义,隔岸观火,黑龙江军民孤立无援,虽英勇奋战,终因寡不敌众,致使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首先沦陷。寿山将军忧国忧民,无颜面对黑龙江父老和皇天厚土,决心以死报国,自毙于将军府。 寿山将军姓袁,字眉峰,将门之后英烈传家。寿山为明代兵部尚书袁崇焕第七世孙。其父富明阿功名显赫,曾任吉林将军。其弟永山为一勇将,战死沙场。 寿山将军死后,遭投降派诋毁,清廷降罪,后得以昭雪并准于龙沙公园南富明阿祠堂内建寿公祠。 寿山将军在齐齐哈尔结束了英名的一生,也留下了相关的史迹,有寿公祠、将军府、将军衙门和杜尔伯特蒙古族自治县一心乡的寿山将军墓。这些史迹大部被毁,唯有寿公祠恢复了原貌。另有一处袁氏故宅,还存有一隅破败的遗迹。 袁氏故宅位于齐齐哈尔老北关东五道街东四小学北侧东胡同,胡同名为袁家胡同。袁家胡同为东西方向,长116米,宽4米,袁氏故宅位于袁家胡同路北东侧第一个院落。 袁氏故宅为青砖泥瓦的四合院式建筑,有正房三楹,东、西厢房、门房,房舍并不高大也不显赫,建造年代约在清末。现在只残存三间正房,周围已被上世界七十年代建的红砖平房所包围,成为极为密集的棚户区,在一片杂乱的红砖房中,可见袁氏故宅唯一的灰色泥瓦覆盖下的起脊屋顶。鱼鳞瓦大部分还在,还有残存的滴水和瓦当。大烟囱已经被改造,已经没有了原来炊烟袅袅的勃勃生机。 据齐齐哈尔《地名志》记载,1920年曾有袁姓在此居住,因此得名袁家胡同。其实在此居住的不是别人,正是寿山将军的长子袁庆恩,齐齐哈尔人称其为袁旅长。齐齐哈尔的官宦人家多住在砖城外,土城内的东北面一带。主要是在东三道街、东四道街、东五道街,东二道街较少,从清代到民国一概如此,有些胡同的名称即来自官宦人家的姓氏。袁氏家族崇武尚文,身经百战,原来大门洞前也有雄狮伫立、上马石、栓马桩一应俱全。按袁旅长的身份,虽不张扬,但也少不得车水马龙,气概非凡。1929年袁庆恩任黑龙江骑兵第一旅旅长,1931年任省政府实业厅厅长。 袁庆恩后来离开了齐齐哈尔,就职于张学良帐下,从此袁家胡同不再有袁氏居住。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袁氏故宅就成了一个大杂院,住户甚多,后来房产充公由建华房产科管理。 笔者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经常出入于袁家胡同的袁氏故宅院内,因为在齐念书时,同窗好友家住袁氏故宅东厢南屋。东厢三间、有西窗和南窗户,青砖铺地,房子宽敝明亮,较一般民居宽大。当时大门洞石狮子等及院墙,早已拆除,没有了院墙南窗下即为袁家胡同,远近顽童就在南窗下墙根弹玻璃球,不知这是曾里一位袁姓大官旅长的家。 笔者幼时曾住东五道街袁家胡同南邻,步行五分钟之遥。听老人说袁旅长有好几房夫人,但无子嗣,有女儿。1920年袁庆恩住袁家胡同也该四十多岁,八十多年后,不曾有人提及其女儿和后人。现在不知还有没有和袁庆恩相关之后人,及其下落。 袁氏故宅曾发现一件关于袁氏家族的重要文物。1982年秋,家居袁氏故宅的一户居民糊纸棚时,折掉原来糊了多层的旧棚底子,从吊棚的木条上方,掉下来一卷东西,原来是卷得很紧的一轴纸卷。打开一看似一纸公文,当时阶级斗争的弦绷的还比较紧,内容也看不懂,因为知道原房主是大户人家,于是认为是大地主家想反攻倒算的变天帐,不敢怠慢即刻报案上交给东五派出所。派出所内民警们弄不懂,文书上的文言文的内容,正愁无法定性。说来也巧,笔者的邻居李长春同志正是这个派出所的民警,向所内领导报告笔者是文物专家。派出所即刻约来笔者,对变天帐进行鉴定。经笔者鉴定这份文书并不是什么大地主家的变天帐,而是关于袁家的一份重要文物。文书为中华民国二年(1913年)大总统令。是一件中华民国大总统授予袁庆恩世袭职位的封轴,形状很象过去皇帝的圣旨。 封轴为横开式手卷,全长447厘米,高34厘米。封轴由精制锦绫装裱,绫子织有暗龙锦纹图案,右起至左为红、黄、蓝、白、黑五种颜色底子,各长80厘米,轴心为红色彩绫书有正楷大总统令正文,卷首轴头处有贴签,长6厘米、宽1.5厘米、楷书正白旗汉军骑都尉兼云骑尉袁庆恩袭职封轴。红色轴心楷书大总统令:夫时代虽殊,功德弗替,斯国典所宜尊崇也。寿山虽难,应得之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本大总统依待遇满蒙回藏条件第三项,以伊长子袁庆恩兼袭,准再袭三次。其务表率齐民,翊赞治化,以懋厥功,尚敬之哉。中华民国二年七月十九日,并盖有朱红篆书大总统印。大总统印印文清晰,正方形8.74厘米8.7厘米。 中华民国二年,正值袁世凯就任临时大总统,这个大总统令是袁世凯颁发的。袁世凯一心想当皇帝,从这件袭职封轴可以看出想当皇帝的野心。时代已经变了,他还按清朝旧制封袁庆恩清朝的旧官职并世袭三次。封轴上的红、蓝、白、黑、黄五色,本是清朝满族皇帝满州的象征。这个大总统令,也只不过是袁世凯梦想当皇帝收买封建余部的一个雕虫小技。开的也不过是一个空头支票,袁庆恩也没有因此获得任何实惠,也根本无法兑现。这么厚重的礼物袁庆恩并没有视为珍宝,反而同它的故宅一起丢弃了。不过对于我们纪念寿山将军却是一件珍贵的文物。寿山将军抗击沙俄保家卫国名垂青史,光照千秋。寿山将军没有留下什么遗物,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只有一纸袭职封轴和寿公祠、袁氏故居中的一所破烂的房子。能够引起我们回忆的正是寿山将军在黑龙江为官一时,为国为民的丰功伟绩。 袁氏故宅静静的破败在那里,记载着中华民族和黑龙江大地的百年沦桑。 袁氏家族满门英烈,历史没有忘记,民族没有忘记,如果您想寻找袁氏家族的轨迹,那么就请在黑龙江岸边的瑷珲找起。 袁寿山将军世居瑷珲,祖籍广东东莞。北京崇文区有袁崇焕墓和纪念馆,东莞有袁崇焕故里纪念馆,齐齐哈尔有修缮一新的寿公祠,袁氏家族的英名传遍祖国的天南地北,历经三百七十多年,人民仍在缅怀袁氏英烈。
于驷兴故居——唤醒城市的文化记忆
        一片残垣断壁,一处青砖瓦舍。废墟中的古宅旧居,斑驳间夹杂了历史的印痕。在齐齐哈尔市老城区北关进行大面积的房屋拆迁时,我们在废墟中寻找到了于驷兴故居。   于驷兴故居座落于建华区东二道街路东的卓家胡同北。原来的建筑有正房、前后院和东西院。如今,故居的主体虽然还在,但原有建筑所剩不多,自然也看不出这房子有什么华贵之处,只能从残缺的布局中,依稀看出点儿四合院的样子。故居前面是带大门洞的门房,窗户和门已然不翼而飞,原有的砖雕都被砸落,只剩下剥落的疤痕。明三暗五的正房保存得还算完整,房体上的泥瓦多数完好,可以看到原有滴水和瓦当的图案。走进正房,发现堂屋的隔扇还在,隔扇上方本是供奉祖宗的地方。当初,于驷兴就住在这正房里。东西厢房虽然还存在,只是已拆得面目全非。据知情人介绍,东院住的是姑奶奶、佣人和家属。有一口洋井、一座车库和有台阶的井楼房子。西院则是小花园,仿造北京四合院的园林小景。这个大宅院最引人注目,最值得炫耀的是正房两侧的青砖大烟囱。烟囱的顶端磨砖砌成一座四角型的玲珑小阁,最具北方建筑的特征。原来四角下面还垂有风铃,迎着西北风可以听到风铃摇曳出来的清脆铃声。据了解,于氏家族一直住到1946年才离开这座老宅院。   齐齐哈尔自光绪庚子后改省制,算来也有好几任省长,但老齐齐哈尔人有口皆碑的还是要首推于驷兴――于省长。但当时的老百姓并不是很清楚,其实于驷兴自1922年至1928年仅是一位代理省长。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吴俊升在沈阳皇姑屯被日本关东军炸死,第二天,吴俊升的侄儿吴泰来受命暂时护理黑龙江军督办,于驷兴署理政务代理省长之职。   于驷兴,字振甫,晚号艮庐,安徽寿县人。生于清咸丰十一年即1861年。光绪二十一年即1895年,随恩泽将军从吉林来到齐齐哈尔。光绪二十四年即1898年,于驷兴在寿山将军署,司文案工作。于驷兴是位能力很强的人,他善属文,尤其精于内务、政典和刑章。光绪二十六年即1900年庚子之役,寿山将军殉国之前,曾托付于驷兴手记遗言,并书成《遗摺》上陈朝庭。   寿山殉难之时,程德全出城诘问俄军违背和约之由,城里只有于驷兴处理政务,于危难之中处理寿山后事。在寿山殉难前,于驷兴即为寿山家置办了一处房产,就是后来的袁家胡同袁氏故居,提前将寿山家属搬出了将军府。寿山殉难后,于驷兴连夜带领寿山的长子袁庆恩护送灵柩出城。由于寿山将军为杜尔伯特蒙古王爷的女婿,灵柩运往杜尔伯特。在去杜尔伯特旗贝子府的途中,俄军屡次实施拦截。于驷兴率亲军一路拒敌,夺路而行,将寿山灵柩安全运往杜尔伯特,免遭俄国人凌辱。寿山后来葬在杜尔伯特,位于现在的一心乡。寿山殉国28年后,得以昭雪,准于建祠,这时于驷兴仍悲痛不止。1928年寿公祠建成,于驷兴主笔撰写了眉峰殉难碑铭,详述了当时情状。碑铭中有云:事迹极惨而烈,驷兴当时参公左右,始终身亲眼见之,至今廿八年思情况宛在目前,悸泪涔涔盈把。眉峰殉难碑铭现立于龙沙公园寿公祠内。于驷兴撰写的碑的上部略有残缺,是1980年在寿公祠前的土坡上找到的,这块碑是历史的见证,具有很重要的文物价值。   寿山将军为国捐躯后,程德全继任,于驷兴协助主帅办理蒙旗荒务及中俄陆路国界之交涉等重任。至1931年918事变前,历任黑龙江铁路交涉总局总办,黑龙江省内务司长、政务厅长、教育厅长及黑龙江省代理省长等职。于驷兴为官清正廉洁,有儿子在上海,孙子于尔同在齐齐哈尔教书。于尔同为人随和,1946年被清出故居,住岳父家朱家菜园子。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于尔同曾被下放农村。   据于驷兴的后人介绍,于驷兴1895年来到齐齐哈尔,一生在齐齐哈尔为官,在为官期间,还曾在1934年至1936年兼任黑龙江省立齐齐哈尔图书馆馆长,这一段佳话与其酷爱藏书分割不开。于驷兴好藏书,是齐齐哈尔藏书最富的几大家之一,其收藏的经史子集计有一万余册。1946年7月,嫩江省政府主席于毅夫和教育厅长关梦觉亲自拜访于驷兴的孙子于尔同,当时于驷兴刚过世不久。于尔同将家藏古籍一万余册连同书箱一并赠送给图书馆,所捐图书珍藏难以用金钱计算。现在,一个个镌刻着书名的楸木书箱整齐的摆放在图书馆里,齐齐哈尔图书馆古籍部的古籍也大多来自于驷兴家的藏书。据此可知这位省长对书珍爱有加。   于驷兴一生好读书,为官数十载年年读书不倦,为官之后,则半日读书,用功更勤。64岁批点明来知德《易经来注》十六册,70岁用三个月时间,批点王先谦《庄子集解》三册。他批点的文字皆是蝇头小楷,写满每页的天头、地角和行间,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收藏价值。于驷兴晚年居家读书,大约在1940年冬季去世。   于驷兴同齐齐哈尔市图书馆的不解之缘,恐怕知晓的人越来越少,于驷兴曾任黑龙江省图书馆名誉馆长,其对齐齐哈尔市图书馆所做的一切则更少有媒体提及。但随着动迁而显露出的于驷兴故居以及人们重新聚拢的目光,让人们固化了这段历史的同时,也认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无论世事的沧桑更迭,还是岁月的尘封,都不能淹没于驷兴对齐齐哈尔所做的一切,抹去齐齐哈尔人心中对他的敬慕之情。   于驷兴故居一位省长的大宅院,周边的房子全拆了,于家的宅院是否还能保存下来?如果能保护下来,也就能多留下一点儿齐齐哈尔历史文化的见证。人文景观是城市的记忆,我们的城市历史悠久,但失去的记忆恐怕也是太多太多了。据悉,有关部门初步计划在小区规划中重新修复于驷兴故居,尽可能的恢复其原貌,开辟为历史文化景点、景区,供人们游览参观。如此,将是我们这座城市的幸事。 傅惟光
西站——齐齐哈尔最早的回族社区
        在齐齐哈尔的老城区砖城西南,有一个地方叫西站。西站既不是胡同的名称,也不是街道的名称,而是一片很大的地方的总称,那么为什么这片地方称作西站,又怎样成为齐齐哈尔最早的回族聚居区呢? 从齐齐哈尔市第二医院西侧原清代砖城的城墙向西南方向行走,大约不到五百米,有一处尚未改造的老街道。从拥挤的老民宅和狭窄的小胡同里,我们不难看出这里历史的久远。在南北方向的暴家胡同和东西方向的同信胡同交叉的地方,我们找到了一口古井的位置。这口古井十分重要,因为清代设在齐齐哈尔的卜奎驿站就设在这里,这口井就是卜奎站的井。现在我们在地面已经看不到井的痕迹,但是老人们始终记着这口井。卜奎站遗留下来的这口井,是过去这里主要的水源,一直保留到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这口井因为水质好,不仅附近的居民到这里来挑水,远处的居民也常舍近求远来这里挑水。听说喝这口井的井拔凉水不会坏肚子。还听说以生豆芽为生的人家,不管远近都争着到这口井来挑水生豆芽。用这井水生的豆芽,又白、又胖、又长。生豆芽讲究一个发字。不但豆芽发了,以豆芽为生计的小本买卖,听说也发了。 据传有个姓刘的人家,世代以生豆芽为业,渐渐有了一点儿名气。当时的齐齐哈尔也有了不少文人墨客,其中一位姓方的文人专门题了一副对联以示庆贺,也叫卜奎豆芽诗。上下联各七个字,都是一个长字。横批四个字,也是一个长字。这副豆芽联,文化浅的人念不了,后来大家都会念了,刘氏豆芽店也火了。这幅对联的上联是:长长长长长长长,下联是:长长长长长长长,横批:长长长长。要说文化还是有点儿,但不知我们读得对不对。 这么好的一口井,怎么就废了呢?一是井口多年失修,自行坍塌;二是后来家家都有了自来水。老井又正在路边,很不安全,后来就填平了。说了半天卜奎驿站的老井,就是要说说清代的卜奎驿站,说说名称来源于卜奎站的西站。驿站是一个古老的名称,齐齐哈尔在元代开始有驿站,称为吉答站,齐齐哈尔是吉答的满语读法,吉答站设在嫩江西岸的齐齐哈尔。 清初为了抗击沙俄的入侵和巩固我国的北部边防,于康熙二十四年,即1685年在嫩江东岸的卜奎村设驿站,称卜奎站。卜奎是个较大的驿站,设六品站官,有马四十匹,牛三十头。驿站是干什么的呢?就是古时候专供信使传递政府文书,中途更换马匹或休息、住宿的地方。因为清代齐齐哈尔的驿站就设在卜奎村,所以称卜奎站。清代齐齐哈尔建筑防城后,因站在砖城西南,当地人又称卜奎站为西站。黑龙江至京师,有三条路。由吉林奉天入山海关者,俗称大站,为当时卜奎驿站的本路。由蒙古郭尔罗斯今前郭旗松源附近、扎赉特、都尔伯特、乌珠穆沁等部入喜峰口,俗称蒙古站,也称草地,此递折路。又由蒙古境入法库边门,至盛京,有一路,俗称八虎路。八虎者法库音转,应称法库路。 从黑龙江的瑷珲至吉林,共设25个驿站,其中黑龙江所属19个驿站,全程约1340华里。齐齐哈尔境内有卜奎站、现昂昂溪头站村的特穆德赫站、现富裕县塔哈村的塔尔哈站、现讷河市拉哈村的拉哈站、现讷河市境内的博尔多站、现讷河市老莱镇的喀穆尼喀。驿站的人员称站丁,清代的站丁大多来自云南,也有由流人承当的站丁。各驿站设有站丁十名、二十名不等,大站有站丁五十名。站丁多为吴三桂旧部,清初的三藩降卒,当时由云南拨来884户。黑龙江省台站分南北三路,共有站丁842人,齐齐哈尔境内站丁大约有二、三百人。吴三桂旧部的站丁,祖籍多在山东、河南等地,因此站丁大批开荒种地,在居住区开垦了大片土地,促进了齐齐哈尔农业的发展,带来了先进的技术。现在齐齐哈尔还有许多站丁的后代,他们自称是站上人。 西站又怎么成了回族聚居区?西站到底有多大的范围呢?为什么说先有清真寺,后有卜奎城。这句老话到底对不对呢?回族是较早开发建设齐齐哈尔的少数民族之一。清初康熙十五年,即1676年,有四十多户回民,从山东、河北迁入齐齐哈尔,落户于卜奎村。在此前后,又有北京饭馆二十多人移居齐齐哈尔从事餐饮业。这些人来到齐齐哈尔后,于康熙二十三年,即1684年,在卜奎村建起了几间草房的清真寺,就是现在的清真寺的前身,进行宗教活动。乾隆二十五年,即1760年,新疆又有近百名穆斯林来齐齐哈尔。乾隆年间,1767年和1794年,又有两批甘肃回族迁入齐齐哈尔定居。随后,又陆续有各地穆斯林迁入齐齐哈尔。清咸丰二年,即1852年,在原清真寺西侧建立了一座清真西寺。至1906年齐齐哈尔就有穆斯林200余户。这些穆斯林多数围绕着清真寺而居,并在清真寺从事宗教活动。 齐齐哈尔有一句老话,说:先有清真寺,后有卜奎城。其实这句话不假,清真寺最初建于清康熙二十三年,也就是1684年,卜奎驿站设于康熙二十四年也就是1685年。齐齐哈尔驻防城则建于清康熙三十年,即1691年,较建清真寺大约晚了七年。回族民众就住在齐齐哈尔新城西南的卜奎村、卜奎驿站附近。后来人们不仅把卜奎站称为西站,又将卜奎村的回民聚居的区域称作西站。 西站是齐齐哈尔稠密的回民聚居区,也可以说是齐齐哈尔最早的回民社区,回族的宗教活动,是向西朝拜,清城寺在城西,回族民众也居住在城西,那么西站到底有多大的范围呢? 西站就在现在齐齐哈尔建华区的南部。东起春福胡同,礼信胡同、隆西胡同、东城胡同、和发胡同,西至劳动湖的东岸和土城的小西门,南起全福路,北至朝阳西路、同庆胡同,聚落呈等腰三角形,基本范围就在清代齐齐哈尔砖城外西南,土城以里之内。涵盖了卜奎街道办事处的大部分地域,现在人口大约仍有四千多户。 西站的回族民房多在清真寺附近,形成稠密的居民区。老房子较多,还保留着不少青砖房,前几年拆迁的时候,在清真寺附近一处回民老宅,还有砖雕福字的影壁墙。现在清真寺的西侧,还有四、五处之多的四合院式建筑。齐齐哈尔的回族由于来自不同的地区,所以房子的样式也各不相同,有山东、河北的青砖平顶房,也有甘肃西北风格的建筑。所剩的几处四合院式建筑,大约建在清末和民国期间,有起脊的和不起脊的,有硬山或歇山的,还有卷棚式屋顶的,门窗基本上都采用了玻璃格子的样式,属于近代的中西结合的建筑方式。屋顶有小泥瓦的,也有黑铁皮的,没有北方四合院的大烟囱。房子的布局与北方的四合院建筑基本相同,即座北朝南,有正房、东西厢房或配房、门房,这类房子的主人的身份大概也是比较显赫的人家,并非寻常百姓。 回族是齐齐哈尔较早的居民,对开发和建设齐齐哈尔有着卓越的贡献。回族还特别重视文化教育的开发。在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创办了黑龙江省城清真小学校,现在仍保留着清真小学的校旗和学校印章的印模原件。 从1676年第一批回族民众定居卜奎村,到现在已有三百三十年之久,西站很早就形成了回族民众的社区。现在提起西站,竟然成了回民聚居区的代名词,不加解释多数人已经不太知道,西站曾是卜奎驿站的名称了。今天的西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在旧城改造中,这里已经建了几处现代化的居民小区,其中就有令人瞩目的清真小区。更加值得庆贺的是,卜奎清真寺已经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齐齐哈尔市区内唯一一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每年都有大量的海内外游客及宗教人士到这里观光旅游交流文化。
共 24 条信息   首页    1 / 6   尾页  跳转到

主办:齐齐哈尔市档案馆
   (市委史志研究室)
版权所有:齐齐哈尔市档案馆 (市委史志研究室)
联系邮箱:791447437@qq.com 联系电话:0452-2797408
备案编号: 黑ICP备06007328号-2 黑公网安备23020302000019
网站标识码:2302000019 网站地图